• <progress id="j2rfg"><bdo id="j2rfg"><dfn id="j2rfg"></dfn></bdo></progress>
    <samp id="j2rfg"><ins id="j2rfg"></ins></samp>

    <samp id="j2rfg"><strong id="j2rfg"></strong></samp>

      当前位置: 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凭空造钱?印尼这名邪教头目命案缠身沦为阶下囚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Lianne Chia,Chan Luo Er 孙煜(编译)      2022-12-12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12月9日消息,通讯员:孙煜】新加坡媒体亚洲新闻台(Channelnewsasia.com)2022年11月26日报道了印尼一邪教主因谋杀被判入狱案细节。该邪教主迪马斯·坎杰恩吹嘘自己能凭空造钱,最终命案缠身沦为阶下囚。

      迪马斯·坎杰恩

      商人兼律师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回忆称,迪马斯魅力非凡,极具说服力,自己当时就被这位“精神领袖”迷住了,并表示,每次集会都有数万名信徒聚集,最鼎盛时约有2.3万人。

      迪马斯原名塔特·普利巴迪(Taat Pribadi),自称能凭空造钱,并在众人围观的情况下,充分展示了这种“钞能力”。从2009年起,有关迪马斯“造钱”能力的传言开始在印尼疯传。2012年,他正式注册了“帕德珀坎地区迪马斯·坎杰恩·塔特·普利巴迪基金会”(Padepokan Dimas Kanjeng Taat Pribadi),并开始以高额回报为名目从信徒身上大肆敛财。从2014年初开始,在两年多时间里,穆罕默德·阿里给了迪马斯350亿卢比,约合306.8万美元。而穆罕默德只是数千个交钱的信徒之一。

      但不久,迪马斯的骗局开始露出马脚。基金会两名高层尸体被发现,迪马斯骗子、谋杀犯本色就此被认清,并入狱。但时至今日,仍有愚昧信徒忠于并追随他。

      飞蛾扑火般的信徒

      2010年,当地记者阿玛德·费索尔(Ahmad Faisol)受邀赴迪马斯住处参加一个祈祷慈善活动。阿玛德回忆称,住处保安非常严格,非请勿入。他在那亲眼见证了迪马斯“凭空造钱”的本事。阿玛德说:“他让我搜身之后,坐在椅子上,将手放在背后。接着他变戏法般变出了钱。”阿玛德回忆说当时看到了“很多钱”,大约有5000万卢比,随后又变出了1亿卢比。当阿玛德问迪马斯是如何习得的这个能力,他回复说在深山里冥想之后得到的。

      另据当地记者巴布尔·阿里凡蒂(Babul Arifandie)称,迪马斯还因能“治病”而闻名。他回忆称:“病人需完成一些仪式,履行一些义务。”巴布尔曾因工作三次采访迪马斯的基金会,依然清晰记得自己为这个男人的魔力所“倾倒”——他能从数千人手中搞到数百万卢比。他说:“他就像一团火,吸引了无数飞蛾。”

      迪马斯·坎杰恩的活动现场吸引了数千名信徒

      最开始,穆罕默德并未打算给迪马斯“那么多钱”,但迪马斯总说,会还给他更多,还承诺将穆罕默德的钱翻倍。这个承诺使得穆罕默德有多少上交多少,甚至不惜变卖资产、申请银行贷款。迪马斯给了他几个手提箱做为担保,称箱子里锁着钱,但规定日期前不得打开,否则“会双目失明,四肢瘫痪,然后死去”。

      利里克·瑞彦托(Lilik Riyanto)当时担任一个慈善组织的财务经理。迪马斯告诉他,要从基金会拿到钱,先要给基金会钱。利里克说:“他们称这个为取现费,就像是你要从银行贷款,你得付保证金。”因为该慈善组织与印尼政府有合作,利里克拒绝透露慈善组织的名称。迪马斯也承诺将向利里克的组织捐钱资助医院建设项目。

      穆罕默德·阿里在给钱之前曾考察过迪马斯的基金会

      利里克和穆罕默德都被基金会表面上拥有的“巨额资金”折服了。利里克记得曾看到一家外资银行驻雅加达办事处出具的账户资产证明,显示该基金会有数万亿卢比。穆罕默德还查证过该基金会正式注册为非盈利组织。

      最终,2014年初到2016年中,利里克的慈善组织共打给迪马斯200亿卢比,迪马斯承诺给予1万亿卢比回报。

      基金会疑云密布,两名高层相继殒命

      2014年,基金会的问题开始露出蛛丝马迹。关于基金会存在问题的传言开始流出,有些人想曝光,但又担心自己的安全。

      8月的一天,迪马斯基金会主席阿布都·甘尼(Abdul Gani)找到费索尔,称有些事情要告诉他。“阿布都似乎有一肚子苦水要倒,但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却最终也没说出口。阿布都据称是迪马斯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有传言称他们从十几岁时就是好朋友。等费索尔开始调查基金会,想再次联系阿布都未果。

      2016年4月13日,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阿布都在未留给家人只言片语的情况下,失踪了。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头被装在一个用胶带密封的塑料袋里,脸上缠着更多的胶带;脖子上套着绳索,双手被绑,后脑勺有淤伤。阿布都的侄子指认尸体后表示:“很明显这就是谋杀。”

      阿布都·甘尼(Abdul Gani)和妻子

      阿布都在印尼普罗博林戈县是个令人敬仰的人物,他被杀的消息震惊了整个社区,人们开始追查凶手。同年5月,警方逮捕了一些嫌疑人,其中一人瓦尤迪(Wahyudi)正是基金会保安队队长,也是印尼“特种突击部队”(Kopassus)活跃分子。但疑问依然存在,印尼东爪哇高级检察官办公室拉科玛德·哈里·巴苏基(Rakhmad Hari Basuki)负责调查该谋杀案,直接提出疑问:“他们和阿布都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害阿布都?动机是什么?”

      随着调查的推进,更多令人不安的事情浮出水面。调查发现,阿布都的同事、基金会协调人伊斯梅尔·希达雅(Ismail Hidayah)此前已经失踪并死亡,尸体在2015年2月才被找到。尸体发现一年多前,他妻子就报了失踪。记者巴布尔回忆称,由于尸体已经完全腐败难以辨认,当时未能确认身份,所以没有引起大家注意。

      随着尸体身份的进一步确认,警方发现了共同点:伊斯梅尔、阿布都和迪马斯,他们都是旧相识。这意味这迪马斯的两个亲密朋友,均不正常死亡。

      “忠诚”的信徒

      2016年9月,警方突袭了迪马斯住所。参与突袭的除了普罗博林戈县警方,还有东爪哇的执法人员,包括一支荷枪实弹的机动部队。据称,当时约有2000名警察和印尼军方人员出动。巴布尔说:“基金会里住了数千信徒,他们都愿意为迪马斯而死。”迪马斯在基金会驻所的后院被发现,藏在健身房里。信徒们挥舞着棍棒和石头,阻止警方进入。警方花费两个小时才将迪马斯拘押。

      逮捕迪马斯·坎杰恩出动了数千名警察和印尼军方人员

      迪马斯迷惑信徒伎俩揭秘

      印度尼西亚大学文化研究讲师戴薇·拉玛瓦提(Devi Rahmawati)称:“印尼人都敬畏宗教。迪马斯·坎杰恩熟谙并利用了这一点。”她说,迪马斯的伎俩之一是改名,将自己从塔特·普利巴迪更名为迪马斯·坎杰恩。“迪马斯”在当地爪哇方言中意指“男性代表”,而“坎杰恩”意指一种必须尊重的称呼。戴薇介绍:“迪马斯借此改变组织品牌,确保自己是一个无可非议的人物。”

      此外,迪马斯有很多与当地政府部长和其他显要的合影,尽管“任何人都可以与这些精英合影”。他利用这些合影“创建一种声望,让自己看起来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物”。当人们看到迪马斯展现的“能力”,消息会通过口口相传迅速散播。

      印尼许多人长期相信黑魔法的存在。受害者穆罕默德·阿里将迪马斯当时作为保证金的手提箱交到警局时,“他们(警察)不敢打开箱子”,他怀疑警方找了一个巫师来帮忙打开箱子。他们发现箱子里塞满了美元,很可能是伪造的假钞,“一文不值”。

      两起命案的主谋浮出水面

      2017年2月,瓦尤迪等7人因谋杀伊斯梅尔和阿布都受审,迪马斯被控主使了谋杀。检察官鲁迪·阿基·普拉波瓦(Rudi Aji Prabowo)指出,7人很快就被定罪了,因为两起谋杀均有见证人。鲁迪说:“但没有嫌疑人敢指认迪马斯是主谋,或者指出他就是下达命令的人。”一般情况下,大部分案件只有两名检察官,但考虑到公众对该案的关注度和受骗人数目庞大,该案检察官小组有10名成员。

      在印尼,庭审之前,检察官会与嫌疑人交谈,以确认警方收集的证据和案件细节。鲁迪依然记得,迪马斯在整个庭审期间保持举止得体,“迪马斯言语温柔,实际块头比照片上看起来矮小很多,并坚称自己与谋杀案无关”。

      迪马斯被带上法庭

      最终检察官证明迪马斯付给凶手们1亿卢比实施谋杀,由于阿布都和伊斯梅尔知悉基金会出了问题,计划曝光这场骗局而惨遭杀害。

      鲁迪补充说:“迪马斯下达了命令,却使用了暗语,他并没有直接(告诉凶手们)去杀人;相反,他说的是,‘把这个事情了结’……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最后,凶手们被判处10至20年不等有期徒刑。检察官希望能判迪马斯无期徒刑,但最终他被判18年有期徒刑,并在随后的欺诈罪庭审中又被判刑。

      被骗的受害者除利里克和穆罕默德·阿里,还有其他两人。庭审过程中,目击证人们作证称相信迪马斯能凭空造物,称“迪马斯在基金会不仅能造钱,还能变出食物——肉丸、汤……水果沙拉等”。主审法官因此要求迪马斯在下次庭审时证明这些能力,迪马斯的骗局由此彻底露馅,“很显然基金会并未进行任何投资或从事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最终,迪马斯因欺骗一名受害者被额外判刑3年。尽管他也被认定欺骗过其他受害人,但没有额外加刑。

      印尼最高刑期是20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迪马斯此前因谋杀罪名已被判18年,再加上欺诈罪被判3年,数罪并罚共计21年有期徒刑。

      受害人利里克说:“当然,我们都很失望。但我们得遵守法律。”利里克依然希望能从基金会把钱拿回来。

      利里克·瑞彦托的慈善组织给了迪马斯·坎杰恩超过200亿卢比

      钱到哪里去了?

      据检察官拉科玛德称,庭审涉及的诈骗总金额将近1000亿卢比。但这只是迪马斯和基金会敛聚钱款的一部分。该案缺失账目记录,导致警方无法确定有多少受害人被骗钱财。如果算上不动产如土地所有权或汽车等,迪马斯骗取的钱财总数可能超过了1万亿卢比。直至今日,这笔巨额赃款去向依然成迷。调查员搜索了基金会驻所,但没有找到任何东西。钱凭空消失了。

      该驻所此前对公众开放,目前已是“外人勿入”状态,甚至警察也不能自由进出,但依然有一批死忠信徒住在里面,大约300人。这批信徒仍在等待迪马斯出狱。


      【责任编辑:刘宇琦】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
      美妇肥臀哀嚎潮喷娇吟
    1. <progress id="j2rfg"><bdo id="j2rfg"><dfn id="j2rfg"></dfn></bdo></progress>
      <samp id="j2rfg"><ins id="j2rfg"></ins></samp>

      <samp id="j2rfg"><strong id="j2rfg"></strong></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