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j2rfg"><bdo id="j2rfg"><dfn id="j2rfg"></dfn></bdo></progress>
    <samp id="j2rfg"><ins id="j2rfg"></ins></samp>

    <samp id="j2rfg"><strong id="j2rfg"></strong></samp>

      当前位置: 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深度剖析教政商一体的邪教“帝国”(四)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陈星桥      2023-01-05

      目 录

      一、异军崛起——概述文鲜明的履历与“统一教”的发展历程

      二、鸠占鹊巢——“统一教”解构、冒用基督教为其所用

      三、强势洗脑——“统一教”“文武兼备”的精神和人身控制术

      四、敛财有道——“统一教”敲骨吸髓的商业营销

      五、多方洗白——“统一教”在文化领域广泛营造正面假象

      六、深度干政——“统一教”广交政要为其站台背书

      七、淫乱有术——“统一教”“换血”配婚乱点鸳鸯谱

      八、过街老鼠——“统一教”的社会危害与各国应对

      九、沉吟反思——“统一教”带给世人的若干教训与启示

      十、警钟常鸣——几点小结与温馨提示

      (接上文)

      四、敛财有道——“统一教”敲骨吸髓的商业营销

      聚敛钱财是邪教的一大特征。但与其他邪教组织明显不同的是,“统一教”从创教伊始即将经济领域作为工作重点。文鲜明有着很强的“现代企业管理观念”,把教派团体当作公司来运营,充分利用宗教的特性、人性的弱点和韩美日等“民主”社会的漏洞,推出了诸多颇具特色的“传教”手段,对内洗脑、控制信徒,借教聚敛起大量财富,进而运用团体的人力资源和财富,在工业、金融、文化、教育、媒体等领域进行广泛投资,结交各国政要名人为其站台背书,藉以“洗白”、壮大“统一教”,为其极端主义思想和政治渗透打下“自我循环”的基础。就聚敛钱财来说,“统一教”可谓不择手段,全面开花。具体表现如下。

      (一)对信徒进行敲骨吸髓地掠夺

      1、以“荡减复归”等教义为幌子,鼓动信徒把自己的一切财产、时间和生命奉献于“再临主”赎罪,以获得拯救。为此“统一教”对会员、“献身者”、获得文鲜明祝福(配婚)者规定了许多条件。如规定成为会员的条件中就有缴给文鲜明一定数额荡减金的要求;“献身者”更需捐钱捐物,无偿劳动,还有销售任务,要将鲜花、参茶、蜂蜜等物,以数倍甚至十倍于其值的价格,推销给他人,有些能力大的信徒,要利用人脉资源,帮助“统一教”打通国际市场;而会员要获得文鲜明的祝福(配婚),先要在教会里献身生活(包括身体及全部所有的财产)超过三年,符合“荡减复归”的条件(吃苦、耐劳,包括义务为教会劳动、服务),并要平均负担教会内一切的生活费用,三年后则缴什一税;举办集体婚礼,规定每位参加婚礼的新人须交纳大约1000美元。据说,美国“统一教”教徒仅每年通过贩卖鲜花和蜡烛等小物品(类似传销、变相募捐)就能为教会提供100万美元的收入。“统一教”还指派教徒去各国“义务”出售韩国产人参,销售所得全部贡献给教会。1995年“统一教”举办的那场最大规模的集体婚礼,仅收到的“献金”就超过了1亿美元。“统一教”创办了成百上千的企业,其投资资金和经营支出就得益于上述收入以及信徒的捐献和无偿劳动。

      2、采用“灵感商法”诱导、胁迫信徒高价购买“统一教”“通灵商品”,或向“统一教”巨额捐款。所谓“灵感商法”是指利用人们的宗教信仰和不安心理,通过“祖先鬼魂作祟”“家人会遭遇不幸”等话术煽动人心,强行高价推销印章、念珠、多宝塔、“圣书”、人参浓缩液等等“开运商品”。针对日本深厚的神道文化,“统一教”还专门进行了本地化,“为使先人不至于在灵界地狱中受苦,为子孙平安安宁,必须购买具有灵力的物品并进行捐赠(献金)”。

      日本“统一教”出售的各种声称具有超自然精神力量的印章、花瓶、装饰品、多宝塔、三角塔模型、神主牌、人参保健品等等,一般都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但仍然是供不应求。因为带货是“统一教”信徒入会必修课:他们需要以各种手段,把教会派发的商品以远超实物价值的高价兜售出去。教主亲笔签名圣书3000万日元一册、高丽人参液4800万日元一组、释迦塔5000万日元一个、多宝塔1亿日元一个。有人挨家挨户敲门向普通人兜售,有人通过算命、看相一类的神秘学手段,半哄半吓地卖给下级教徒。这种带货方式学名“灵感商法”,不少人因为它卖房卖地、倾家荡产,在日本可谓臭名昭著。

      更离谱的是设立了名目繁多的“献金”事项,献金就像纳税一样,日常有“月例献金”“礼拜献金”“不记名献金”,每逢举行教派仪式,还要缴“祝福献金”“感谢献金”“先祖解怨献金”。

      “灵感商法”具有相当的恐吓意味,很多信徒就算申请破产救济贷款也要给教会捐钱,甚至发生过信徒不堪重负,将恐吓邮件寄到教会的极端事件。据1987年成立的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披露,该会成立当年就收到了2647起因“统一教”售卖高额通灵商品而产生纠纷的咨询,涉案金额高达164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约合10.5亿人民币)。到2021年为止,该联络会共接受了34537次咨询,涉案金额更是达到了1237亿日元。未咨询、报案的金额可能更多。

      刺杀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嫌犯山上彻也1980年9月出生于一个比较富裕的日本家庭。在他年幼时,父亲意外去世,留下母子4人靠外祖父资助生活。1998年,外祖父也不幸离世。丈夫的去世和大儿子的患病,加上父亲的离世,让山上彻也的母亲再也不堪重负,遂于当年投身“统一教”,被洗脑忽悠变卖家产向“统一教”捐款一亿日元。家庭破产后,大儿子自杀身亡,小女儿选择离家出走,而她的二儿子山上彻也被迫辍学。成年后的山上彻也历经事业滑坡和生活窘迫,于是决定向支持“统一教”的安倍晋三开枪。

      山上彻也母亲陆续向“统一教”缴纳了超过1亿日元献金,包括父亲去世留下的6000万日元保险金以及变卖外祖父不动产所得的4000万日元,成为“优质”信徒。

      实际上,一直以来,日本媒体不乏与山上彻也有类似经历的日本“统一教”受害者案例报道,其中,田中利夫的案例十分典型。据日本《新潮周刊》2002年报道,上世纪80年代,田中利夫还是东京大学生,被引诱加入了“统一教”。“统一教”的干部了解到田中的家产丰厚后,开始劝诱田中捐献金钱。具体的劝诱方法是,将田中引入一个所有的窗户都被上了封条、看不见阳光的所谓灵场。室内也没有时钟,人身处其中都会失去时间的感觉。“统一教”的通灵师画出了田中家的家谱,然后告诉田中,如果他家的祖先在灵界继续遭受苦难,那么现世的后代也会变得不幸。而想要获得幸福的话就必须购入多宝塔。一个多宝塔1亿日元(约600万人民币),田中听信了组织的话,当场买下,后来又陆续买了高丽人参液(4800万日元)、灵壶(5000万日元)等物品。

      据法院统计,田中陆陆续续捐献的资产如下:1986年11月变卖家里祖传土地捐献3亿1000万日元;1987年3月捐献7000万日元;1987年8月捐献2000万日元;1988年10月变卖祖传古董,捐献2亿2000万日元;1989年11月变卖一套豪宅,捐献3亿8500万日元等等。

      这种巨大金额的捐献一直持续到1991年10月,总金额高达32亿日元,把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家产全部拱手献给了“统一教”。

      据说“统一教”对日本信徒的极尽搜刮,也造成了日本“传教”事业陷入停滞,从最辉煌的56万信徒,逐渐降低到10万人,到现在差不多只有6万信徒了。

      (二)创办门类广泛的企业

      据报道,“统一教”投资、经营的产业众多,其中最为赚钱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文鲜明以反共为噱头在韩国、日本开办军工企业,以及围绕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申办投资经营房地产。在“统一教”所有产业中,军工生意的利润最为丰厚,甚至在日本都有众多军工厂。在1980年11月1日“统一教”内部刊出的《文鲜明御言选集109卷》中提到,文鲜明在日本开设了38个枪炮制作所,每年生产20万支B3型号散弹枪。

      其次是房地产业。利用从日本获取的高额教徒捐献收入以及军工产业的利润,文鲜明开始进军房地产业,利用1988年汉城奥运会大量收购地皮,倒手获取巨额利润。

      除了土地外,文鲜明还大量收购甲级写字楼、购物中心、疗养胜地,开设地产开发公司,并在韩国的金融街核心位置有一栋名为Parc1的超级综合体,高333米,共69层,涵盖公寓、酒店、写字楼、百货商场、地下商街等业态。

      在文鲜明的运作下,“统一教”的不动产分布在全世界,连非洲都有布点,每年都有不菲的稳定租金收益。

      到本世纪初,“统一教”已在韩国形成庞大的企业集团,其不动产达100亿韩元。“统一教”所经营的“统一集团”跻身韩国财阀集团前30名之列,下属公司已超过300个,包括参药工厂、鱼类加工厂、造船厂、渔业公司、机械公司和武器制造公司。据该教所提供的财产资料显示,它在韩国拥有的土地面积已达488.5万余坪,建筑物及大楼505栋。文鲜明个人的年纳税额达8248万韩元,位居韩国高纳税者前10名之列。据报道,“统一教”还花费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系信徒自掏腰包或通过募捐活动所得——在韩国建造了清平宫,该宫成为“统一教”的圣地。

      韩国“统一教”清平宫

      “统一教”在美国也创建了数以百计的产业,其中包括银行、造船厂、渔业公司、运输船队和《华盛顿时报》等。在纽约州北部拥有数百英亩土地,其中至少有四个类似名为Gracemere和Belvedere的庞大庄园。

      “统一教”从一个教派团体发展成为一个横跨东亚及北美大陆的商业帝国,包括报社、学校、医院、滑雪胜地、舞蹈学院和足球队等。“统一教”所拥有的《华盛顿时报》,是一份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保守派报纸,据称美国前总统里根生前每天早上都会阅读该报。它所拥有的曼哈顿中心,是一处位于纽约市第34街的大型活动场所。紧挨曼哈顿中心的纽约客酒店,是“统一教”在曼哈顿的主要办公楼,它的多项业务每年可赚取数千万美元,而有时候文鲜明和他的家人会住在该教拥有的某处豪宅中,例如占地18英亩的东花园(East Garden)庄园,就配有一个舞厅、两个餐厅和一个保龄球馆。

      “统一教”还在乌拉圭开办了信贷银行、房地产公司和《最新消息报》等产业。

      在“统一教”王国的版图中,商业利益大多来自于美国,所刮取的“民脂民膏”则大多来自日本。据说整个80年代,日本贡献了“统一教”全球收入的八成。“统一教”所属企业的技术、资金、供销等活动均通过统一运动组织跨国进行,实际上已形成一个庞大的综合性跨国经济集团。据估计,到本世纪初,“统一教”在美国、日本和韩国拥有的财富共计达26亿美元。

      在日本等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统一教”合法,资金往来巨大。为了扩大影响力,还以“统一”“和平”等名义开展政治游说,争取税收减免。文鲜明利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各种福利和漏洞开办企业和相关组织,除了牟取暴利以外,还有两个目的,一是方便偷税漏税、洗钱,或用于政治献金,另一个目的在于掩盖自己的异端、邪教面目,利用企业和旗下相关组织进行“传教”。一般韩国、日本、美国等国民众并不清楚“统一集团”带有教派性质,往往将其看作是一个拥有财产经营权的财团法人;大多数人对“统一教”的认识也极为模糊,只觉得它是一个财大气粗的神秘团体。

      通过交好政治人物作靠山、极度剥削教徒、进军军工业及房地产等,构筑了“统一教”的经济基础,实现了文鲜明极力打造的“教政商”合一的商业帝国。

      (待续)

      作者简介:陈星桥,中国佛教协会原常务理事、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法音》杂志原副主编


      【责任编辑:刘宇琦】

      扫一扫关注北疆风韵微信公众号

      微信
      美妇肥臀哀嚎潮喷娇吟
    1. <progress id="j2rfg"><bdo id="j2rfg"><dfn id="j2rfg"></dfn></bdo></progress>
      <samp id="j2rfg"><ins id="j2rfg"></ins></samp>

      <samp id="j2rfg"><strong id="j2rfg"></strong></samp>